霞浦县境内茶叶六大产地

首页    霞浦旅游    霞浦特产    霞浦县境内茶叶六大产地

 

一杯清茶在手,手捧一本书,在灯下,伴自家儿郎夜读。这样的场景,出现在自己的文字中,已经是十年以前的事了。偶然的遇见,勾陈起曾经的留痕,让人在回忆的思绪里,有了别样的情怀,感动不已。记得当时在写下这句话的时候,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。待在屋子里时间久了,便从所住的平房中出来,散步走走。经过学校的操场,一抬头,看头顶的一轮圆月,刚刚从不远处的树梢间掠过,映衬在碧空如洗的背景下,清纯、透明,让人突然间想起了乡村的山月,那么美,又是那么洁净,看着让人心醉。待返身回到屋里,看孩子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,埋头自写作业,妻子坐在沙发上,边看电视,边打毛衣。感动于斯,在当天晚上,一个篇幅不长的千字随笔,就在这样的心境下,脱稿而出。记得当时的心思,要表达和抒发的,就是一种赏月后的主题,写到了茶,但只是捎带而已。


在课业之余,读书和写作,难免会熬夜。喝茶、抽烟,借以陪伴和打发自由的时光,喝茶或品茶,便成了一种生活常态,与茶结缘,便成自然而然。“南方有嘉木,北方有佳人”,一说到茶,在自己的头脑里,突然会冒出古人笔下这样的诗句。一个人的记忆,往往会随着环境的变化,或受到某种情景的感染,有时是会突然被唤醒和激活的。对这话的意思,我深信不疑。要说创作是需要灵感的,讲的大概正是这个道理。它让我想起了曾经有过的往事,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乡村岁月,还有,诸如已然变得暗淡了的人情与物事。


过去的时光难忘怀,这样的话语,不仅仅是一句歌词,更是一种令人品味不尽的生活本真。在渐行渐远的人生旅途中,潜移默化地把茶与酒联系起来,总会让人心生感动,想起了与茶相关的生活场景,还有那些情牵梦绕的故事。
人生的况味,总是在经意不经意间,在自己的成长空间里,留下挥之不去的点滴印痕,一旦突然开悟,便有种种牵肠挂肚的意绪,让人回味,启人哲思。尚记得,都是学生时代的年龄,有文科班同学间开玩笑的话,提到喝茶的话题,于开怀逗笑间,流露出风趣幽默之态,让人顿然有耳目一新之感。话题相涉,因为看见有人喝水用的口杯,体量大,就边笑边指点,且以乐不可支的口气说,你看你这喝水的架势,简直就是饮马饮驴。你看人家《红楼梦》里大观园中的人物,在曹老夫子的笔下,人家谈到茶饮,把一口两口叫“品”,三口四口叫“饮”,大口大口“吃茶”,那就叫饮马饮驴!回想当时情景,让人在开怀大笑间,感受到一种源自古典文学作品中的茶饮文化,仿佛吃茶斗茶的情节如在眼前。

 


现在回想起来,在自己原有的浅显认知里,印象中,对于茶的理解,觉得茶与酒是分不开的,是用来敬神和敬人的,只要是在民俗的婚丧嫁娶和祭祀等场合,茶酒更是不可缺少的献祭之物。在过去那种物质条件匮乏的时代背景下,茶叶作为一种奢侈之物,不是任何人和家庭,都可以拿得出手的。记忆中,对于生活在农村的人,就一般家庭而言,只有过年过节、办喜事等重大场合,才可能喝上茶叶,当时能够喝到的茶叶,也就是那个时代里,常见的陕青、茯苓茶,还有云南的砖茶等,品种少,茶源单一,价格也不菲。在人们的观念中,如果村子里有某个家庭里的老人家,每天早上起来,经常能够煮着喝罐罐茶,甚至喝上档次高一点的茶叶,那就是一种生活上有福气,孩子孝道和家道好的象征了,很难得。



在中国人的心目中,茶叶不仅仅是一种天然的饮用品,围绕着煮茶或泡茶,追求的是一种功夫,讲究的是一种沏泡的技法,品饮的学问。从苏辙“闽中茶品天下高,倾身事茶不知劳”的诗句中,可以捕捉到功夫茶起源于宋代的蛛丝马迹,在当时就以广东的潮州和福建漳州一带最为盛行。工夫,要在水、火、冲工三者中求之。活水活火,即是煮茶的要诀。它讲究的是生猛之火,品的就是高浓度的苦味。这让人想起了当地民间茶瘾大的人,为什么喜欢煮罐罐茶,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讲究,恐怕喝的就是一种习惯了的滋味吧。
 


时代的节拍,激越高扬。在适宜栽种茶树的环境中,以茶叶生产为主题,因地制宜,大力发展生态环保绿色产业,提升地域经济的发展品位,为一方民众,开启一条致富之道,念好致富山海经,当地已吹响时代的号角。
向茶问水,以茶为媒。面朝大海,以文会友。在开启新征程的路上,作一次宁德之行,美丽的霞浦,古老的畲族,在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”的茶香里,已然令人心醉。

 


品茶之约,来霞浦这六个茶山你一定要去——


一、长春大京
大京,不仅拥有金碧柔润的沙滩,历史悠久的古城堡,它还拥有一大片绿色的汪洋——霞浦县茶场,它获得了“宁德市十佳茶旅观光园”的美称,沿着大京的公路进入莲花山,就能看到一大片茶园,层层碧绿,一叶一树,青翠欲滴。
大京茶场平均海拔200多米,多为缓坡丘陵地,自然环境优美,气候温和,特别适合种植茶叶。也因为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,大京茶场的茶叶茶芽柔软、叶肉厚实,泡出来的茶滋味甘润醇厚,香气幽雅持久。
那一片片的绿洲,一行行的茶带就像绿色的丝带,浓浓密密地伸展着,满眼的新绿,满心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。每当天气晴朗时,附近的茶农都提着篮子涌向茶园,纤纤手指上下飞舞,采摘着茶叶,欢声笑语随风荡漾。
在这里,你可以在一望无垠的大海边,带上轻便的茶具套装,摆上茶具冲泡,听着海浪拍打在沙滩上的哗哗声,伴随着清爽的海风掠过你的头顶,偶尔窜入耳边的昆虫鸣叫声,都成了最天然的音乐交响曲。静坐、听涛、品茶,闲情萦心,是否可称为人生的一大快事?


二、崇儒坪园
在坪园村境内海拔600多米的山巅上,拥有600多亩无污染、深土层的生态有机茶叶基地——永兴茶叶有限公司茶园,它亦是唯一拥有“首届宁德市茶产业与文化旅游基地”称号的霞浦茶企业。这里种植有金牡丹、黄牡丹、黄玫瑰等品种,除此之外,金牡丹茶业有限公司还拥有自己的品种园,种植了一百种茶树品种。
每当朝霞与暮霭时刻,茶园的天边总是丹霞似锦,那抹瑰丽,似融化的水彩,与清新的茶园相互呼应。从高处望去,茶园中成片成片的黄叶特异种不知蜿蜒至何方,曲曲折折的金色小道,给青翠的山林添加了动人的风采。


三、水门茶岗
茶岗村原名“草岗村”,村庄被群山环抱,黄土丘陵海拔多在300米左右,气候温润。从前,这里交通闭塞,杂草丛生,故名“草岗村”。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扶持当地农民开垦茶园,发展茶叶产业,逐渐形成规模。50年代全国茶叶工作现场会议在这里召开。“草岗变茶岗”成为现实,当时柘荣越剧团著名的《草岗变茶岗》戏剧就是以这里的变化为题材创作的。
茶业是茶岗村的一个支柱产业,解决了许多人的就业问题,也是村民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。每年从农历二月开始采摘,直至农历八月,解决了许多人半年的劳动就业。


四、沙江葛洪山
葛洪山是中国道教名山,也是霞浦第一高峰。它的南北两侧重峦叠嶂、奇峰突兀,气势雄伟,是闽东唯一有历史记载的道教名山。
这里的茶场土壤肥沃,腐殖质含量多,1994-1995年,福建省地质勘察技术院对葛洪山土壤母岩进行勘察分析发现,葛洪山地质环境有利于名茶品质的形成。
为了弘扬葛洪精神,扩大茶叶生产,涵江村委会(原称大队)于1974年初在葛洪山南坡开辟高标准茶园,1976年组织专业人员管理,开办葛洪山茶场,加强茶场管理,营造防护林带、护坡林、护路林,形成茶林结构的生态茶园,全场建成10条护园林带,林带面积150多亩,将360亩茶园环绕,空气湿润,云雾缭绕,呈现一派林茂茶绿良性生态环境。


五、柏洋洋里
洋里位于霞浦的西北角,与柘荣和福鼎交界处。洋里的后山就是霞浦第一高峰目海尖。洋里和后垄两个行政村连起来是一大片山间平原。以前的老人家喊洋里后垄那边都叫三洋中。特别注释下:柏洋是三个平原,柏洋乡所在的柏洋平原,洋里平原,还有就是横江溪西平原(建造溪西水库淹没了)。
洋里生产茶叶,霞浦比较有名的目海毛峰茶就是洋里产的。这个目海毛峰是曾经辉煌的洋里集体茶厂的荣誉!
秋天的时候,茶树还会开花。茶花芯有甜甜的蜜汁哦。这种茶花通过烘焙,会变成干茶花,出口日本等地。
洋里人口约3000多点,这几年大家都外出了,也有很多都搬到霞浦县城了,留着洋里的乡亲人也少了。洋里有十几个自然村,最大的有5个:洋里、云罗、山兜、三洋坪和谷山。洋里行政村就分成这五个片,每个片还有2、3个自然村不等。原来洋里号称有36村,后来93年搞了造福工程把偏远的小村基本消灭了。


六、水门芦阳
芦阳的美准确地说是被外地网友发现的,前几年有一位来自江西的网友在互联网上发了一组照片,还给她取了一个名称为“海山茶园”,被各大论坛纷纷转载。当然,芦阳离海还有一定的距离,但是在高高的茶山上确实可以看海,而且还能看到整个霞浦海岸线的一大半,从牙城湾到东冲半岛。
芦阳的天让人感觉很近,她蓝得像是西藏,能拍出桌面效果。
芦阳虽然只是一个行政村,但是近来却吸引了很多慕名前去的驴友,因为小,她才扎根在高山上;因为小,她才有资本那样的玲珑美丽;更因为她的小,才可以被茂密的森林包容着。这里到处布满了新鲜的空气,让人感觉到她离海那么近,离天又是那么的近,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白云。
山村的生活一直都是吸引人的,但在山村的生活日志中再加上一些海的味道,那它就一定是美不胜收的。芦阳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,在时下大部分山村都人去楼空的大环境下,芦阳的山却一直都在发挥着她养育人类的作用。这里的青年相对于其它地方外出打工的会少得很多,是因为这里每家每户都有几十亩高山茶园。每年仅靠茶叶就可以摘采十来万元来补贴生活,为农民的生活提供了基本保障。

2021年3月5日 21:28
浏览量:0
收藏